Memory…… On 11th Septemper

小禮堂,今晚依然燈火闌珊。
……就像每次搞show時的樣子。
不得不说执信的孩子都很掂,可以把本来应是如何如何严肃正经的东西变成一个show。
現場氣氛是一如往常地HIGH,至少他們……那麼快就學會起哄了……這樣想著。
我第二次的新人大會。

CE——阿bird开场白……
开姐讲话……
朱的吹水……
到我们的上场……紧接着学术部冷死的介绍……
结束时黑暗之中的礼炮……
流程,是若干天前已经定好并经过多次排练的。
如此的井然有序……

这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第一次。
不知为什么竟有种年份久远的感觉,明明只是一年前的事。

那时温和孙还坐在我们前面。
只要他们在身边就会有种可靠的感觉……直到现在也是。
而温今天没来,孙来了,坐在第一排。上台的时候,我还有跟他有过eye contact。
记得当时是他们三个上台读书~
Unluckily学术部被安排在最后三排,结果什么都听不到。
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就在早上的时候温才飞过两条短给我。
“你可以试一下强硬一点的态度”“图书漂流快变成广告栏了,那时一项很好的业绩啊”
在他面前我永远都是小朋友,并且只能是小朋友,而我很乐意扮演这样的角色。

为什么要长大呢?

长大毕竟是要长大的,在学代会结束时我忽然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生命力里抽离的感觉。
那应是名为“幼稚”的气质。
我想应该不会的,因为气质只会褪淡不会抽脱。
突然心里涌过一阵恐慌的情绪。
那是“依赖”。

我不得不说我很依赖温,甚至现在六神无主时第一想到的是向他求救。 他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并且只能信任他。我想他不会责怪我笨因为他从来没有骂过我,无论是把OM复赛搞砸的时候还是把什么弄得一团糟的时候。

今天见到了我自己的小朋友,以前都是阴衰阳盛今年难得终于阴阳平衡了。
表现得不像一个部长地招呼他们,我很怀疑以后他们会不会把我当做部长看。

幾乎是show一結束我就沖了出去,其實我今天有更更神聖的事情去做——回二中。
很lucky地趕上了一輛56號,在中山紀念堂站下車,並且很巧地碰到kaasan同坤坤。
來到藍藍路的時候,幾乎已經變成執信的二中人聚會了。
離開的時候和劉洋、江桐一起坐地鐵,走在應元路上,我們又扯出了那個問了一年問題:來了執信,后不後悔?
不後悔。我們三個共同的答案,難得地異口同聲。
並且很慶倖。
劉洋和江桐都是EDUS的主席團成員,劉洋是模聯,江桐是英語角,我則在學生會發展了一年。大家在一起的時候話題也變了許多,都是關於管理什麽的
劉洋說他在執信這一年成熟了許多。對於這點我是同意的。
我想,至少,不是執信的話,我不會在三百人面前仍然能面不改色地講話,而且那個我是在班上講話都能腿抖的我。
不再緊張了。難道你在三百多人面前獨自演講過后還會在兩個人一起上臺的時候緊張么?

我想以後每次活動都會多多少少勾起一些東西,零零碎碎,與一年前的影子交錯重疊。我是一個懷舊的人,一點點東西都可以懷念一大篇,例如這個還算不上活動的新人大會,又例如溫。其實高二和高一相比,沒有多大驚喜,只不過是我的角度變了。也請大家以後多多聽我吐槽~

题目 : *~Memory
博客分类 : 日记心得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看罢这篇文,也忆起了一些高一的岁月。感觉,高一就像做了一场短暂而美好的梦,如今,梦醒了,是时候该继续上路了……
About me

Zerokochan

Author:Zerokochan
へんな物です~

抱歉!法英接受不能,米日接受不能,朝菊接受不能,好茶接受不能……我果然是米英only本命!(喂你不是開始爬牆了么……)
好吧我承認,我最近萌法奧……
(因為是冷CP所以很難找到本子 TAT)
你又爬牆了!
夫婦、折檻、丁諾……
(——你的節操呢?
——節操是什麽東西?能吃么?)

©PETAPPA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CBox
WORLD's MAP
free counters
Links
HAKKA PINK様 あさり様 Minazuki様
應援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